金亚洲娱乐资讯 Good Luck To You!

美利坚人类的希望?透视硅谷无家可归者群体

/55 | 分享到 网易微博0 新浪微博 腾讯空间 人人网 有道云笔记 科技图片中心 | 查看图集 | 位于加州北部的圣克拉拉谷(Santa Clara Valley)聚集了一些全球最大的高科技巨头。

一些人的居住条件优越,如这座位于汉密尔顿山(Mount Hamilton)的房子,可以俯视总个硅谷地区。
虽然过去8年美国无家可归者人数下跌了近17%,但硅谷的无家可归者人数增长了8%,并且这一增长没有很快放缓的趋势。

然后是就业机会的质量。InnVision Shelter Network(IVSN)是一个专门帮助硅谷无家可归者的公益组织,该组织的副总裁布赖恩·格林伯格(Brian Greenberg)指出:“要找到一份糟糕的工作很容易,但要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很难。”
他们采访了居住在那儿的人们,如居住在圣何塞市Coyote Creek的安东尼(人名,Antonia)。两年前,她被她一直照顾的一位男子的儿子赶出家门。

但许多人仍未能摆脱困境。居住在这里的是一位变性者,据说她身体90%以上被烧伤。但无家可归者并不限于那些流落街头的人。
她们称为“家”的救助中心由IVSN创建和管理。

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牺牲自由住在救助中心,并遵守那里的规章制度。Mama Red(人名)花卉生意失败后曾居住在救助中心一段时间,后来又流落街头。
居住在Coyote Creek的这名男子被假释后出狱,不久前接受了毒品测试。他称他很可能因无法通过毒品测试而被送回监狱。
但对于退伍军人Ed(人名)来说,在Boccardo救助中心获得一张床位并不很难。美国退伍军人管理局为老兵提供了更好的选择。
他们拥有人们捐赠的户外阳台桌椅。
Boccardo救助中心每天只供应两顿饭——早餐和晚餐,该中心一年要供应25万份早晚餐。
当集中地没有用于生火的木柴,无家可归者会用他们所能找到的一切办法烹煮食物。这时候,丁烷气罐显得特别有用。
对于住在无家可归者露营地附近的居民来说,他们担忧的不仅仅是发生火灾的风险,无家可归者随地大小便带来的卫生问题也令他们感到头痛……
“圣克拉拉谷无家可归者医疗项目”成员每周都要探访露营地几次。
他们一头扎进小溪边上的树林里,无家可归者喜欢住在这样的地方。
走进无家可归者的“家”里 。

该医疗团队尽可能地让无家可归者避免生病。但对于一名无家可归者来说,靠自己用药无法解决所有健康问题。
精神性药物滥用是无家可归者中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。
高科技公司并没有忽视无家可归者,一些高科技巨头正在尝试为无家可归者做一些事情。
目前,也许正是需要更多的高科技公司去接触当地无家可归者的时候,像他们过去曾经解决某些实际问题那样,去解决无家可归者的问题。

公益服务不能改变的另一个事实是,每天晚上硅谷有多少无家可归者睡在M22路公交车上。M22路公交车整个晚上不停地往返于圣何塞市与帕洛阿尔托市(Palo Alto)之间,被戏称为M22酒店。
虽然无家可归者努力营造正常的氛围,但仍普遍感到绝望。
用旧的防水布、床单和毯子搭起的“沐浴房”,至少让他们感到隐私受到保护。
在硅谷,人均年交通支出高达1.4万美元。鉴于硅谷面积广袤,即使每天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上下班,也让那些低收入者剩下的现金不足以应付不断高涨的房租。
即使有像IVSN这样的组织为硅谷无家可归者提供帮助,但仍然是不足以解决问题。
来自高科技公司的捐赠,使IVSN为有需要的人士提供重要的生活必需品。
美国数字优惠券公司Coupons.com为IVSN设立的一家救助中心绘制的大型壁画。为了解决硅谷的无家可归者问题,他们捐出了大量的时间、专业经验和资金。
网易科技讯 8月28日消息,据Business Insider报道,尽管硅谷有一些街区是全美最富的街区,但硅谷仍存在严重的无家可归问题。
过去8年,美国无家可归者人数下降了13万人以上,下降幅度近17%。与此相反的是,最近两年硅谷无家可归者人数上升了8%。
是什么原因造成硅谷无家可归问题逆势上扬?除了居住成本上升和薪酬理想的就业机会缺乏外,调查发现,与美国其它地方的无家可归者一样,硅谷的无家可归者也存在精神疾病和滥用药物的问题。
美国科技网站Business Insider最近探访了硅谷无家可归者集中的露营地,与一些政府官员、志愿者、公益人士和无家可归者进行了交谈,并用一组图片全面透视硅谷无家可归者问题:
1.位于加州北部的圣克拉拉谷(Santa Clara Valley)聚集了一些全球最大的高科技巨头。
2.但硅谷无家可归者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,不会低于美国其它地区。
3.一些人的居住条件优越,如这座位于汉密尔顿山(Mount Hamilton)的房子,可以俯视总个硅谷地区。
4.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受益于硅谷创新带来的巨大财富和众多高薪岗位。帕特里夏(Patricia,人名)与另一位妇女居住在圣何塞市的一个无家可归者露营地。
5.虽然过去8年美国无家可归者人数下跌了近17%,但硅谷的无家可归者人数增长了8%,并且这一增长没有很快放缓的趋势。
6.要拥有一处住所,你必须能在经济上承担得起。高科技行业岗位的激增让硅谷的房价飚升,超出了大多数人所能承担的范围。同时,该地区获得的联邦住房补贴也大幅下降。
7.然后是就业机会的质量。InnVision Shelter Network(IVSN)是一个专门帮助硅谷无家可归者的公益组织,该组织的副总裁布赖恩·格林伯格(Brian Greenberg)指出:“要找到一份糟糕的工作很容易,但要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很难。”
8.今年7月中旬,科技网站Business Insider的记者花了一周时间探访硅谷的无家可归者集中地,其中包括美国最大的无家可归者露营地“The Jungle”。
9.他们采访了居住在那儿的人们,如居住在圣何塞市Coyote Creek的安东尼(人名,Antonia)。两年前,她被她一直照顾的一位男子的儿子赶出家门。
10.其中也不乏像“苏(人名,Sue)”这样东山再起的故事。苏曾流浪街头,如今住在这样的房子里。
11.但许多人仍未能摆脱困境。居住在这里的是一位变性者,据说她身体90%以上被烧伤。但无家可归者并不限于那些流落街头的人。
12. 塞西莉亚(人名,Cecilia)和卡罗尔(人名,Carol)均拥有一份临时工作,但她们仍住在救助中心。
13.她们称为“家”的救助中心由IVSN创建和管理。
14. 塞西莉亚和卡罗尔与她们的孩子们一起住在这里。
15.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牺牲自由住在救助中心,并遵守那里的规章制度。Mama Red(人名)花卉生意失败后曾居住在救助中心一段时间,后来又流落街头。
16.无数人成为命运的弃儿,如Giggles(人名),她从18岁开始就成为无家可归者。
17.居住在Coyote Creek的这名男子被假释后出狱,不久前接受了毒品测试。他称他很可能因无法通过毒品测试而被送回监狱。
18.如果Mama Red想返回救助中心,她有机会呆在类似Boccardo救助中心这样的地方。但男性则没有这样幸运,要想在Boccardo救助中心得到一张床位,其概率不亚于彩票中奖。
19、但对于退伍军人Ed(人名)来说,在Boccardo救助中心获得一张床位并不很难。美国退伍军人管理局为老兵提供了更好的选择。
20.在Boccardo救助中心,Ed和其他老兵拥有一幢独门独院的建筑,他们的房间是单房小公寓。
21.他们拥有人们捐赠的户外阳台桌椅。
22.他们的房间外还有举重床等健身器材。
23. Boccardo救助中心每天只供应两顿饭——早餐和晚餐,该中心一年要供应25万份早晚餐。
24.对于没有进入救助中心和居住在露营地的无家可归者来说,吃饭是个大问题。有时候,会发生食物匮乏的情况。
25.当集中地没有用于生火的木柴,无家可归者会用他们所能找到的一切办法烹煮食物。这时候,丁烷气罐显得特别有用。
26、但在野外明火做饭和在露营地生起篝火可能造成可怕的后果。在靠近无家可归者露营地的地方,山林火灾时常发生。
27.对于住在无家可归者露营地附近的居民来说,他们担忧的不仅仅是发生火灾的风险,无家可归者随地大小便带来的卫生问题也令他们感到头痛……
28.……以及遍布露营地的成堆垃圾。
29.“圣克拉拉谷无家可归者医疗项目”成员每周都要探访露营地几次。
30.该医疗团队由医生和护士组成,为没有能力或不愿意接受常规医疗服务的无家可归者提供医疗救助。
31.他们一头扎进小溪边上的树林里,无家可归者喜欢住在这样的地方。
32.……他们踏上无家可归者自制的楼梯……
33.……走进无家可归者的“家”里。
34.无家可归者信任这些医务工作者。但该医疗团队仍然知道他们面临的任务艰巨。他们正在拜访“The Jungle”的一名无家可归者。
35.该医疗团队尽可能地让无家可归者避免生病。但对于一名无家可归者来说,靠自己用药无法解决所有健康问题。
36.他们面对的生活条件是,整个露营地厕所用水仅依赖于一个防冻液容器。
37.精神性药物滥用是无家可归者中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。
38.精神疾病也是无家可归者露营地面临的一个巨大问题。居住在这里的一名无家可归者在日夜不停地挖洞。
39.高科技公司并没有忽视无家可归者,一些高科技巨头正在尝试为无家可归者做一些事情。
40. 美国数字优惠券公司Coupons.com为IVSN设立的一家救助中心绘制的大型壁画。为了解决硅谷的无家可归者问题,他们捐出了大量的时间、专业经验和资金。
41.一家高科技公司派出一队志愿者,帮助IVSN的一家救助中心打扫环境卫生。
42.来自高科技公司的捐赠,使IVSN为有需要的人士提供重要的生活必需品。
43.像IVSN这样的救助组织还提供个人卫生用品,对于那些没有收入、只有食品券的无家可归者来说,这意义非常重大。
44.即使有像IVSN这样的组织为硅谷无家可归者提供帮助,但仍然是不足以解决问题。
45.也无法为那些从加州人满为患的监狱假释的犯罪人员提供帮助。如Dee(人名)假释后要定期会见假释官,但他离开监狱时没有谁向他提供交通代金券,并被告知只能居住在无家可归者露营地。
46、在硅谷,人均年交通支出高达1.4万美元。鉴于硅谷面积广袤,即使每天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上下班,也让那些低收入者剩下的现金不足以应付不断高涨的房租。
47.对于那些不能得到帮助、拒绝帮助或没有能力回到正常生活的人来说,他们仍有办法尽量改善自己的境遇,如自己动手建立一间“沐浴房”,让自己生活的更为舒适。
48.用旧的防水布、床单和毯子搭起的“沐浴房”,至少让他们感到隐私受到保护。
49.无家可归者努力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为正常,他们会找来和修复旧烤肉架、收音机、自行车之类的东西,甚至利用木板等材料在自己的住所周围修起围墙,给自己一个家的感觉。
50.虽然无家可归者努力营造正常的氛围,但仍普遍感到绝望。
51.志愿工作者不能改变的一个事实是:在经济衰退中,美国60%的低薪就业机会消失。
52.公益服务不能改变的另一个事实是,每天晚上硅谷有多少无家可归者睡在M22路公交车上。M22路公交车整个晚上不停地往返于圣何塞市与帕洛阿尔托市(Palo Alto)之间,被戏称为M22酒店。
53.不管出台多少规划或教育计划,都无法完全消灭无家可归者,让他们走出M22路公交车和露营地。
54.但目前,也许正是需要更多的高科技公司去接触当地无家可归者的时候,像他们过去曾经解决某些实际问题那样,去解决无家可归者的问题。
55.在为世界带来科技创新之外,他们可以对自己周围的无家可归者多加留意并投入更多的资源。(刘春)

留言列表
发表评论
来宾的头像